【黑幕:家的沦陷】(卷01)作者:苦行   人妻小说 
字数:104145


             第一卷妻子的转变

  第一章:打不通的电话

  「合作愉快!刘总,希望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一起痛痛快快的大干一场!」泰盈集团的董事长张建魏大声的说道。

  「那当然!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跟贵公司合作的非常愉快的。」刘国培微笑着与张建魏互相交换了签订合同。

  在合同交换四周响起的掌声中刘国培心中也终於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拿下了这个合同了,为了跟这个合作,自己算起来已经出差快20天了,确实挺累的。不过转眼间想到自己那个温暖的家,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完全感觉不到疲惫。
  不知道妻子现在在干嘛呢?在回宾馆的车上,刘国培的心已经到家里去了。
  低头看了看手錶,已经快9点了。妻子应该在哄自己4岁的宝贝女儿昕昕睡觉了,小傢伙晚上总是要在床上闹半天才肯去睡觉,自己在家里总是被她闹的不行。这3个星期真是苦了妻子了,白天要工作,晚上没事还要陪女儿。虽然平时跟她通电话的时候,妻子从来不会跟自己抱怨,只是一个劲地叮嘱自己注意身体,家里有她不用担心。

  说起自己的妻子唐梓昕,刘国培心中那是充满了自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
  167cm的高挑身材让整个人显得亭亭玉立,虽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是妻子的皮肤不但一点都没有变的粗糙,反而经过婚姻的洗礼整个皮肤显得愈发红润。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轻轻挽起在头顶,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美丽的瓜子脸,肌肤像是软雪一般。

  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年轻而高贵的公主。她是温柔与善良的化身,美丽与阳光的守护神。她笑起来,像是一朵面对太阳的太阳花,阳光灿烂。又像是清水出芙蓉般洁白无暇,不带有丝毫瑕疵。她美丽的长发像海草一样轻盈,又如瀑布一般美丽。整个人犹如灵动仙子一般。美丽如花,美丽如画。

  自己真是亏欠妻子太多了,好在这次的合同终於拿下了,自己可以抽出一段时间来好好陪陪妻子了。

  自己已经订好了明天回去的机票了,还是打电话回家给妻子报个平安,随便给她一个惊喜!想到这里刘国培从怀里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嗯?怎么回事,没人接?难道妻子这么早已经睡着了?不太可能啊,哄完昕昕睡觉,自己在洗漱下怎么也得要到10点左右睡觉啊,现在9点才刚到怎么可能这么早睡着了?挂断电话再拨通了妻子的手机,打通了,等了一段时间还是没人接?顿时心中涌出一种不安的感觉,妻子到底在干嘛?难道出什么事了?
  无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突然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自己真是笨,今天是星期6,妻子肯定是跟她那个闺蜜张伊一去参加那个瑜伽训练班去了。以前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妻子每个星期都要去参加一次那个瑜伽班,然后把昕昕丢给自己照看。自己虽然提过几次意见表示一下不满,但是都被妻子用她的大道理给反驳了。用妻子的话来说那就是自己必须要保持好一个好身材这样自己才不会去看别的女人,不会让别人给抢走了。

  第二章:与妻子的通话

  看来妻子是去参加瑜伽培训班去了,那女儿肯定是在自己父母家去了,虽然自从结婚后自己就跟父母分开来住,但是基本上每个星期自己都会回去看一看他们。特别是昕昕出生后,父母更是每个星期都要我们带昕昕去那住上一天。想到这里,刘国培继续拨通了自己父母家里的座机。

  「喂,你好,请问找哪位?」电话那头传来母亲陈娴怡温柔的声音。

  「喂,妈,是我,国培。」

  「哦,国培是你啊,我都没注意看来电显示,你不是在外面出差吗?怎么样,工作顺利吗?」母亲关切的问道。

  「嗯,合同已经签好了,我明天就回去了,刚打梓昕电话没人接,先跟您来报个平安,等我回去后我就跟梓昕去看您跟我爸去。」

  「你要是忙就不用急着来看我们,我俩身体好着呢,梓昕应该是有事情在忙吧,今天下午她还把佳佳送到我这儿来了,这不才刚刚被我哄着睡过去了,你爸现在还在她房间里陪她。」

  听到这里,刘国培心中真是对父母充满了愧疚,从小就没少让他们俩操心,现在长大了自己的孩子又让他们费尽了心思 .而且父母在自己面前为了不让自己担心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其实他俩身体怎么样自己心里有数,自己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下父母,多去陪陪他们。

  「没事,合同签下来了,我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了,都大半个月没去看您跟我爸了,你们俩可得好好注意身体,蒋医生前几天还跟我谈起说我爸的血压又有些偏高了。」刘国培愧疚的说道。

  「哎呀,你爸那都是老毛病了,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身体好着呢,你这次回来要真的不忙就多陪陪佳佳跟梓昕吧,今天下午梓昕带佳佳过来的时候我看梓昕好像满脸愁容,放下佳佳急沖沖的就走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啊?哎,不是妈说你啊,你这人也是,一出差就是半个多月,都不知道多陪陪自己的老婆跟孩子,佳佳今天晚上都问了我好几次爸爸什么时候没来,她想你了。」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母亲陈娴怡略带生气的口气,刘国培心中也挺不是滋味的。
  跟母亲通完电话,刘国培回到了下榻的宾馆。忙了这几天终於可以好好的洗个热水澡了,躺在浴室中,回想到今天母亲说的话,确实自己这段时间太忙於工作了,家里的事都没怎么顾忌到。总是一起丢给自己的妻子,让她去操持。母亲还说妻子梓昕今天下午去她那的时候好像有什么急事,而且脸上还有一点不开心,难道是妻子工作上遇到什么难题了吗?这段时间真是苦了自己的妻子了,自己这次回去一定好好补偿她,一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回家了,刘国培心中立马就兴奋起来。

  洗完澡,走出浴室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发现居然有一个妻子的未接电话。拿起手机回拨过去,「喂,老公!你终於回电话啦,人家都等你半个多小时了。」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温柔而又略带埋怨的声音。

  「额,刚才在洗澡呢,手机在客厅才看到,我9点的时候给你打过电话了,你没接到。」刘国培解释道。「哦,我也是后面才看到你的电话了,我那时候刚上完瑜伽班,然后我俩又出去逛了一下街都没看手机,本来今天我好不容易把佳佳送到妈那里想练完瑜伽然后好好休息下可是又被伊一拉着逛街真是累死我了。」妻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让本来心中有很多话想跟妻子说的刘国培打消了这个念头,刚准备叫妻子去睡觉电话那头又传来妻子的声音,

  「老公工作怎么样,合同谈的顺利吗?要是还签不了就先回来吧,这大半个月你都在外面出差,佳佳特别想你,基本上每天都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妻子还不知道自己签下了合同明天就能回去,刚想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突然心中冒出一个想逗一下妻子的冲动。现在还不告诉她自己明天就要回去了,然后明天回到家里给她一个大惊喜,再带上她一起去父母家里一起吃晚饭,刘国培心中这样想到。

  「工作进行的还行,但是要签下合同估计还要几天,我这边一结束我就回家,这接下来的几天还是要辛苦你了」,「那好吧,你在那边也要注意身体,这几天天气转凉了,小心感冒啦~ 回来的时候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提前给你做好饭说道」妻子那边沉默了一下才接道,似乎听说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

  刘国培突然有种立刻告诉妻子自己明天就能回来让妻子彻底高兴起来的冲动,但是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明天再出现在她面前给她个惊喜,本来心中有很多话要跟妻子说但是转眼一想到妻子今天应该很累了,还是明天回去再说,今天先让妻子好好的去休息下,「老婆你今天也累一天了,早点去休息吧,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合同一签下来我就回去了」。

  「嗯,好的~ 你也早点休息,我等你回来!」,沉默了一下,刘国培刚准备要挂断电话,电话那边又传来了妻子的声音「老公……我爱你!永远都只爱你一个人!」。

  妻子性子很害羞啊,像我爱你这种话一般都是自己说,她基本不会说,怎么今天突然说这话?虽然心里觉得妻子这话说的挺奇怪的,但刘国培还是心里听了这话很高兴的,「我也爱你~ !梓昕,我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你幸福的!」。
  跟妻子通完电话已经11点多了,虽然妻子今天挺奇怪的,但是刘国培没有多想,收拾了一下就躺在床上睡下了。虽然这一天刘国培睡的很香,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家里自己的妻子唐梓昕正一个人在床上嚎啕大哭……「老公!对不起……呜……呜……对不起……!」。

  第三章:回家

  一晚上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尤其是对於已经签下合同的刘国培来说。
  阳光从酒店的落地窗户直射进入房间,肆意的释放自己的能量。看了看手錶已经9点多了,自己是中午1点的航班,可以起床吃个饭然后准备下了。一想到今天可以回去看到自己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刘国培心中充满了喜悦。
  洗漱完从房间走到酒店2楼的餐厅已经是上午的10点了,这个点妻子应该已经起来了吧。今天周天,妻子现在可能在打扫房间也可能在楼下的花园里收拾她的那些花花草草,妻子总是爱打理这些东西,自己还问过她,为什么这么爱打理这些花草,不过每次自己这么问妻子都会可爱的给自己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说自己不懂情趣。

  算了,还是不想了,反正马上就要回去了,刘国培收回心思,叫来服务员然后点了一份薏米山药粥、一份美式三明治外带一碗杏仁草莓牛奶。这家餐馆的早餐还是挺不错的,有中国口味有西方特点,而且营养价值也不错,自己以前出差就发现了,然后每次出差都是住的这家酒店。又看了看表,刘国培加快了时间。
  来到机场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刘国培在候机室做着,无聊,拿出手机拨通了妻子梓昕的电话,嗯?怎么关机了?妻子的手机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关过机啊,就算以前在她在她们公司开会的时候,为了不让我担心,要关机也会先给我一个电话。难道是妻子的手机没电了?不可能啊,今天是周末,妻子不用上班就算没电,也可以随时在家里冲上电啊。

  「前往上海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A5362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C2号登机口上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正想着的时候,耳中传来了播音员提示登机动听的声音,算了还是回去在说吧,应该没什么事,可能是妻子手机出问题了。整理思绪,刘国培走向了登机口。
  两个小时后,飞机终於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了机场后,刘国培直接打了一辆车回家,在出租车上再次拨通了妻子的手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嗯?到底怎么回事,妻子的手机都关机这么久了。来到了小区门口,刘国培径直向家里走去,刘国培的家是在雅苑小区东面D栋601。雅苑小区是一个高档的类别墅小区,环境特别好,楼间距也挺大的,治安也是相当的不错一天24小时都有保安全天侯的巡逻,自己在这住了快4年了从来没听说有什么偷东西的事件发生,更别提那些恶性事件了,这里面居住的人基本上都是身价不低的老闆或者有点实权官员。当初自己买这个房子的时候也是咬紧牙关才买的,花了不少钱。本来妻子是不同意买这么好的房子的,但是被自己给说服了,钱嘛,刘国培从来都不是看的太重要,而且自己以前就答应过妻子,自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她过上最幸福的日子,房子当然也是要住好的。

  来到楼下,刘国培抬头望了望自己家里的地方,只见阳台上晒了不少东西,有床单、毛巾还有不少妻子的衣服,其中最显眼的还是左边那几件,紫色的丝袜,还有一套粉红色的内衣、内裤。让人第一眼看到就知道这几件的主人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让人浮想联翩。

  收起思维,刘国培走了上去,来到6楼,刘国培先按了按门铃,等了一分钟,没人开,看来妻子是出去了没在家。但是妻子出去了怎么手机会关机呢?见没人开门,刘国培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走进屋一股家的味道迎面而来,让刘国培沉醉其中,还是家的感觉好,就算它没有自己出差住的5星级酒店装饰好,但是让刘国培来选,只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家。「梓昕」虽然早就知道妻子可能不在家,但是刘国培还是习惯性的叫了几声妻子。没人答话,看来妻子真的出去了,把行李就放在客厅,刘国培迫不及待的走进自己跟妻子的卧室,一下子躺倒了床上,呼吸这床铺特有的味道。

  嗯?躺在床单上的刘国培突然坐了起来,怎么感觉床铺上有一股淡淡的烟味?不可能啊!自己以前倒是会抽烟,但是在追求妻子的时候,妻子说讨厌吸烟的人,自己就把烟给戒了,已经好几年不吸烟了,肯定不会是自己,妻子更是不可能会抽烟了。难道是自己闻错了?坐起来的刘国培重新扑到床铺上闻了下,然后绕房间走了起来,用鼻子到处闻,越发的确定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烟味,虽然不是很浓,但是对於以前经常吸烟的刘国培来说还是可以确定是有一股烟味,而且应该是那种一次性抽了挺多,然后残留下来的烟味。味道已经很淡了,要不是自己刚从外面进房间直接躺在床铺上,闻到床铺的残留烟味才发现,毫无疑问要是自己进房间先到处逗留一下,一直闻房间里的空气,而不是直接躺倒床上那自己就会慢慢习惯空气的味道而不会发现床铺上的烟味。

  第四章:妻子的谎言

  自己跟妻子都不吸烟,家里怎么可能会有烟味呢?可是自己的鼻子和经验又告诉自己,就在前几天一定有人在自己家里吸了不少烟。

  刘国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思,让他搞不懂的是,妻子一直特别反感吸烟,家里有烟味她肯定能闻的出来,她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在家里吸烟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妻子是不可能会让人在家里吸烟的!难道是家里进小偷了,小偷不但进来偷东西还大摇大摆的在自己家里的卧室里吸烟?这个想法只在自己脑中出现了一瞬间就被自己给排除了,不说现在的小偷有没有这么大胆,就这小区的治安自己是知道的,陌生人没有人带是不可能进来的。就算被他进来了,在自己家里偷东西还抽了很多的烟以妻子的敏感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是昨天以及前几天跟妻子通话都没听到她说过。

  正在思考中的刘国培被自己的你手机铃声打断了,熟悉的铃声传来,「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又美丽……!」,这个铃声是妻子给自己设定的,因为这铃声很老,所以自己还抗议过好几次,可是都没妻子果断的『抗议无效』给反驳了,用妻子的话来说就是为了提醒自己在外面出差的时候时时刻刻记得家里有一个好老婆,不要再外面沾花惹草。

  拿起案子上的手机一看,是妻子的电话!按下通话键,里面立刻传来了妻子动人的声音,除了有点略显疲惫。

  「喂!老公,在干嘛呢?有没有记得去吃饭呀?」

  「梓昕,额,我吃过了,现在在泰盈集团这边做会前准备,马上要进行第6次谈判。」强行忍住告诉妻子自己已经回来了就在家里的冲动。

  「哦,还在谈判呢,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签下合同来。」

  「应该快了,这次估计可以签了,对了,梓昕我刚才打你电话,你怎么关机了,你在哪里呀?」刘国培试探性的问到。

  「昨天手机用多了,没注意电量,今天上午自动关机了,一直在充电呢刚才,我在家呀,不然还能去干嘛,你又不在都没人陪我去逛街,哼!」

  电话里传来妻子娇嗔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确突然让刘国培心里一惊,全身发冷,脑子里『嗡』的一声像被人用锤子重重的打了一下一样,整个人都彷彿从20层高楼坠下。在家?妻子居然欺骗了自己,自己就在家里给妻子打电话,可是她居然说她也在家。印象中妻子从来没有骗过自己,同时妻子也不允许自己欺骗她,妻子经常告诉自己两个人之间要坦诚相待,不能互相欺骗,不然是不能在一起一辈子走下去的。可是妻子现在就是赤裸裸的欺骗了自己啊。

  对着手机刘国培当场就想告诉妻子自己现在就在家里,质问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可是话到嘴边,刘国培还是觉得妻子骗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自己还是先搞清楚再说,别到时候怪自己,妻子跟自己闹彆扭,在心里刘国培还是相信妻子不会轻易的骗自己的,肯定有什么原因。

  「哦,是吗,在家里就好,你也知道现在是合同的关键期,等我这边忙完了回去后,就天天陪你逛街,可别生气哦。」

  「哼,这次就原谅你啦,可没有下次了,我会家里乖乖等你回来的,佳佳跟爸妈我都会照顾好的,你放心,不过你可要答应回来后好好陪我!」

  「好的,我答应你,对了,梓昕家里我不在这段时间有没有来什么客人啊?」刘国培再次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来什么客人啊,这段时间就我跟佳佳在家里呀,还有谁会来?这边又没有什么熟人,哦,不过上次妈来过两次,是来看佳佳的,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妻子似乎很奇怪刘国培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但还是回答了。

  「哦,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问一下,以为有朋友来找过我问公司的事呢,没有就好,那就先这样吧,我们这边会议要开始了,等下给你电话。」刘国培觉得先不告诉妻子自己回来的事,这样自己就可以慢慢查清楚妻子为什么要欺骗自己,虽然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每次一想起妻子以前说的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然后她又骗了自己,心里总是感觉不舒服,觉得一定要弄明白妻子为什么要骗自己,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挂断了妻子的电话之后,刘国培始终有一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他脑海中像妻子这样一个善良大方,温柔的典型东方完美女性是不大可能欺骗自己的,直觉告诉妻子身上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自己一定要搞清楚。

  想了一下,在搞清楚这事情之前,自己先不告诉妻子合同已签下了,为了防止妻子去自己父母家里看佳佳的时候知道自己回来了,刘国培又拨通了自己爸妈家的电话。

  「问,妈!是我,国培,我这边合同出了一点小问题,今天就不回去了,等合同问题解决我再回去。」

  「啊?合同不是说已经签了吗,怎么又出问题了,你今天又不回来了?那到底要多久呀。」电话那头传来母亲陈娴怡不满的声音。

  「快了,也就这几天的事情吧,放心,我这边一完我就回去了,先到这吧,我这还有点事」刘国培不敢跟自己母亲多说,每说一句话,就感觉自己骗了母亲一次,想尽快挂断电话。

  「等一下,让佳佳跟你说几句话,这小傢伙今天一早听我说你要回来,还特意换了一件新衣服说是要去接爸爸,现在你自己跟她说一下,我怕等下她见不到你还怪我骗她呢!到时候又得哭的厉害了!」母亲说道。

  「来,佳佳宝贝,过来跟爸爸说几句话,乖」电话那头传来了母亲跟佳佳说话的声音,「好!我要跟爸爸说话!」,母亲话音未落就传来了宝贝女儿佳佳那稚嫩的声音。

  「爸爸!是你吗?」

  「哎!是爸爸,宝贝又没有想爸爸啊~ 」听到女儿的那刚刚发育的声音,刘国培彷彿看到女儿在自己面前叫自己爸爸,差点没忍住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想~ 爸……爸爸……你今天会回来吗?佳佳穿新衣服去接你!」

  「宝贝,爸爸这边还有一点事,今天可能不能回去了,但是爸爸想你保证过两天一定回去,并且给你买你最喜欢的芭比娃娃。!」

  「爸爸你又不回来呀!我想你了,我不要芭比娃娃啦!我要爸爸~ 呜……嗯……呜呜」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儿的哭声,听到这,刘国培差点就要告诉佳佳自己马上就去她那里。

  「佳佳乖,你爸爸马上就回来了,给你带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哦,别哭,奶奶带你出去摘花去」电话那头传来母亲哄佳佳的声音。

  刘国培刚要说话,电话里又传来女儿抽泣的声音,「那……那……嗯~ 我要两个……不对……要好……多个……芭比娃娃……嗯……!」。

  「好的,佳佳乖,爸爸回去一定给你带好多个芭比娃娃还有好多好吃的,听奶奶的话,爸爸爱你!」

  第五章:花盆里的烟蒂

  天上的阳光正在微笑着肆意的释放自己的能亮与热度,彷彿要照亮说有人的内心,驱散人们心中的灰暗,让所有人跟自己一样,乐观,快乐。

  然而对於处在雅苑小区D栋601的刘国培来说,现在无疑自己就代表的是灰暗一面,自从今天跟妻子通电话,无意中发现妻子欺骗自己后,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用一把刀刺穿一样,冰冷到了极点。躺倒在卧室的床上,房间里还是有一股若隐若无的烟草味。不知道为什么刘国培特别讨厌这味道,以前自己也吸烟,对烟草的味道自己并不排斥,但是今天自己特别的排斥这种味道,总感觉在这味道的背后有一个阴影彷彿要吞噬自己,吞噬这个家。

  虽然烟草味几乎弱不可闻,但刘国培还是实在受不了这股若隐若无的刺穿自己内心的味道,看着窗外的烈日,刘国培站了起来,走到阳台上,呼吸着室外的新鲜空气。站在6楼欣赏着楼下以及远处的小区风景,不得不说雅苑小区的绿化与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小区楼也不是很多,显得挺空旷的。不经意间目光落在楼下妻子种的一排花草上,从这些花草上就可以看出妻子在自己出去的这段时间也没少打理它们。阳台上也有几盘花,低头用手把玩着这些花,想利用这些花将自己脑袋中的杂念除去。

  那是什么?在刘国培低头的时候,无意目光看到角落的一盘花的泥土似乎被人翻动了,而且里面好像还有东西,旁边还有一撮灰,用手拨开,当看清楚东西是什么后,『嗡——』刘国培脑子再一次的好像被人给了一记重拳一样剧烈的头痛,那是一个烟蒂!刘国培用手把那个烟蒂从土里挖出来仔细看了一下,是一根南京(九五之尊)的烟蒂,自己以前吸过所以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是一种很高档的烟,放烟蒂的人似乎是想把它埋到土里,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太着急要做就随机放了下,没埋好,又或许他根本就是不在意放哪,就随便丢在这里了。

  如果说前面闻道烟草味,还可以找借口说是自己闻错了,那现在自己亲手从妻子种的这盆花里找到的这个烟蒂怎么解释?毫无疑问有人到过自己家里,而且还在自己家里吸了不少烟,以至於现在在房间的床铺上还能闻到淡淡的烟草味。而且!虽然很不愿意往那方面去想,但是事实就是这个人很可能还是一个男的!!因为这种烟女的一般不会抽!

  也正是看到这个烟蒂刘国培排除了家里来小偷的想法,因为小偷不可能抽这么高档的烟的。那到底是谁呢?妻子怎么会让一个男人来自己家,特别是怎么会让一个来人来自己家的卧室抽烟?一连串的疑问把刘国培逼的透不过气来,大口的呼吸着,胸部起伏的很大,彷彿有一股气在肚子里就是放不出来,特别的难受。
  刘国培在心里暗中决定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个清楚,自己都不在房间里抽烟,居然有人敢来自己卧室抽烟。还是个男的,那他跟妻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自己出差前还好好的,难道就这20来天就发生了这些事?直觉告诉刘国培,在自己出差的这20天家里发生了不少事,而且还跟自己的妻子有关系!

  既然有人来过自己的家里,那就不可能只在一个地方留下线索,阳台上有,其他的地方也可能会有其他的线索,想到这,刘国培把家里从客厅到厨房,从卧室到洗手间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可是结果确让刘国培很失望,除了阳台上的这个烟蒂,其他地方没发现什么东西。

  在客厅做了一会儿,刘国培突然发现往日温馨、美好的家变的好陌生,不在像以前一样光明,彷彿灰暗了很多,暗的要随时将自己吞没一样,在家里已经坐不下去了,刘国培拿起自己的行李走了出去,临走前刘国培还把房间收拾了一样,让妻子看不出来自己回来过。

  坐在小区外面的道路上,刘国培第一次感觉不到任何以往自己走在这小道上的松心,心里沉重无比,彷彿每一只腿都有一万斤一样,没迈一步都要用尽力气。
  「刘总!您回来了!好久不见了」。

  刘国培依然盲目的走着。

  「刘总!刘总?」刘国培猛然间发现有人叫自己,转过去一看只见一个30来岁身体健壮的人在朝着自己微笑,原来是小区门口保安,好像姓郑来着,叫什么倒是忘记了,不过自己对人都是很友好的,以前进去小区的时候碰到都会跟他打个招呼。

  「额,你好,怎么了叫我有事吗?」刘国培机械的问道。

  「没事,我就是挺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您了,突然见到跟您问句好。」其实保安比刘国培还要大上一点,但是为了他们上司规定他们跟业主说话一定要用尊称,更能显得他们高档小区与众不同的地方。

  「哦,前段时间出差去了,今天刚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好长时间不见您了,其实我周末这两天也没来上班,明天才上班呢,对了,您亲戚回家了吗?」

  「亲戚?什么亲戚?」刘国培这才认真的问了一句。

  第六章:与保安的对话

  「就是您的亲戚啊!上次我值夜班的时候见到跟唐小姐一起回家的,我还特意问了一下你妻子,那人说是您的亲戚,从外地来的,来找您有点急事,然后就跟唐小姐回家了,难道您不知道这事?」郑姓保安奇怪的问道。

  直觉告诉刘国培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哦,我知道,只是我那时候出差去了,所以就叫梓昕去接我那个亲戚了,是我唐兄,来找我有点很重要的事,我也挺久没见他了,对了,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我都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刘国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好像是5天前吧,那时候我刚好直夜班,晚上9点多的时候看到您妻子的车进小区,然后车上做了一个个子不怎么高的人,您知道的做我们这一行为了业主的安全,我就习惯性的问了一下您妻子他是谁,您妻子没回答,那人先自己说是您亲戚,来找您有点事,我看您妻子也默认了,於是我也就没多问,说实话您那个亲戚真的挺吓人的,跟个黑社会一样,要不是跟您妻子一起来,我肯定不会让他进去的。」保安回忆道。

  「怎么个吓人法?说详细一点」

  「说实话那天我也没怎么看清,他做副驾驶的位子上,再说您妻子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可能跟坏人一起回小区呢,所以我也就没仔细看,不过……我记得那人袖子那天是撸起来的,手臂上有一个狼头的纹身,个子挺矮的,人很胖,就这些了,没仔细看,哦,对了,他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跟您妻子一起从小区出去了,不过第二天是他开的车」

  这个保安口中挺矮,挺胖的人是谁呢?不过不管他是谁都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极有可能就是在自己家里吸烟的那个人,而且从保安口中还印证了一个观点,那就是这人确实来过自己家,而且还在自己家里过夜了,想到这,有一个几乎要自己命的观点在脑海中出现。难道妻子出轨了?不可能,自己跟妻子这么的恩爱她怎么可能出轨?如果不是有外遇了那妻子怎么可能带人回自己家里过夜?而且还允许他在家里吸烟,要知道自己别说在家里吸烟了就是在外面吸被妻子知道了都不得了。

  「哦,谢谢你了,嗯,没错,他就是我堂兄,从小就爱装黑社会,其实他人很好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刘国培笑了笑的说道,虽然表面上是在微笑其实刘国培心里就像被尖刀刺了般疼痛,家丑不能外扬,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您不说我也知道他不是个坏人,像唐小姐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跟黑社会一起?我后面想了想也觉得可能是个搞艺术的,嗯,对,搞艺术的人都是这样的,那您忙吧,我也走有点事要去下C栋那边了。」说完姓郑的保安就走了。
  打发走保安之后,刘国培脑子的阵痛感越来越严重了,心里面是一团糟,不知道如何是好,脑海中始终回荡着妻子可能出轨了这个想法。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刘国培在心中暗下决心。

  走出小区后刘国培先在家附近的龙腾酒店住下了,坐在酒店的阳台上,刘国培开始整理自己心中这两天的一些想法,首先一点就是自己出差这几天在自己的周围肯定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事情,而且还跟自己的妻子有关;还有一点是自己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又确实发生的,那就是在自己离家这段时间,有一个人男的在自己家里抽了不少烟,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跟妻子在自己家中过夜了,虽然不确定有没有发生什么更过分的事情,但是妻子让一个陌生人在家里过夜这点自己就接受不了。而且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要说没有发生什么,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此时的刘国培还是心存侥倖的,因为毕竟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妻子出轨了,自己相信妻子的为人,相信妻子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来,自己相信妻子只是跟他在家里的不同房间住了一晚,只此而已。

  第七章:揪心的等待

  太阳徐徐向西边滑落,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工作,同时将天边的云彩染成一片片的通红色。看着远方一朵朵红彤彤的晚霞,刘国培彷彿觉得自己的心口也像那晚霞一样的红,只不过是血红,被妻子可能出轨了这样一个刺进肺腑的推断所染红,整个人也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麻木了,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着。

  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收回思绪的刘国培看了看手錶,已经7点了,从自己下飞机到现在快4个小时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度过这4个小时的。目光落在自己放在旁边的杜嘉班纳钱包上,打开钱包从里面拿出两张相片,一张妻子梓昕的,一张是女儿佳佳的。

  那是自己去年带妻子跟佳佳去马尔代夫旅游时给妻子拍的,妻子虽还不甚高,但骨肉均匀,手足纤长,予人修美合度的感觉。身着素到不能再素的衣服,硬是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映着阳光,皮肤晶莹的似乎透明。平淡的神色,衬托出修长的眉,微挑的眼,小巧的鼻,与略显单薄的唇,彷彿糅合了烟波清月、凝翠和风,令人未饮先醉。静态的她像株冷艳的花,清高孤傲!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彷彿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马奶提子一样,晶莹剔透的让人不忍多看,生怕目光落实了,把她的脸蛋刺出两个洞来。

  看着照片上妻子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就像一根丝线一样牵动着自己的心,让自己为之魂牵梦绕,为之癡狂。

  想到妻子的笑容,刘国培在心中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妻子!不让任何人欺负,也不可能让任何人抢走!妻子永远是自己的!自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让她幸福!

  下午妻子跟自己通话骗自己说她在家,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但是妻子下午的时候究竟在哪里呢?有什么地方能不让自己知道?妻子现在回家了吗?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刘国培沖沖走走到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家的方向赶去。
  来到雅苑小区D栋楼下,刘国培朝自己家的方向望去,发现6楼自己家里并没有亮灯,看了下时间,8点多了,妻子要是在家的话,肯定是要亮灯的!现在没灯那就说明妻子从下午自己打电话给她到现在,还没有回家。这一下午妻子到底在哪里?又跟什么人在一起?

  带着疑问刘国培决定等下去,今天自己一定要看到妻子回来。刘国培来到雅苑小区门口不远的街上找了一家咖啡店做了下来,这里是2楼,旁边不远就是雅苑小区的大门,而且这里街上灯光通明,要是妻子回来自己肯定可以看到她的车从咖啡店楼下经过的,因为只有这一条路。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说实话刘国培自己心中也没谱,万一妻子今天不回来呢?想到这又不由的在心中把这个想法给否决了,以自己对妻子的瞭解,她是不可能在外面过夜的,妻子一直就是一个乖乖女的类型,很懂事。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因为妻子的纯洁与善良自己才决定不惜一切一定要追到妻子。所以现在的刘国培才会相信妻子不可能出轨,虽然这个观点现在看起来不是很站的住,每次说服自己相信妻子是纯洁的的时候,刘国培心头的就会浮现出姓郑的保安所描述的那个手臂纹了一个狼头的胖子,这个胖子一次次的在心里摧毁了自己相信妻子的念头。

  9点30了,刘国培心里觉得妻子不会回来的想法越来越强烈,难道妻子真的已经变了吗?连家都不回了吗?看情况是这样的,算了,等到12点吧,心中同时有一个声音在叫自己等下去,叫自己相信妻子。最终刘国培还是决定等下去,望着雅苑小区的门口,刘国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就是这一眨眼的时候自己错过了妻子的车,而对两人造成一辈子的误会。

  终於在10点钟的时候,刘国培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立刻站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不远处驶过来一辆车,从车型上来开应该就是妻子的那辆宝马Z4,等车开近来刘国培确定就是妻子的车了,那是自己去年花了60万刚给妻子买的宝马Z4跑车,车牌也是依据妻子生日来挑的沪A06239,前面4个数字是妻子的生日-6月23号。

  从楼上往下面看去,刘国培发现车里只有妻子一个人,看着车子驶进了雅苑小区,刘国培也跑出去跟了上去。

  第八章:Z4跑车里的酒精味

  等刘国培从咖啡厅走到雅苑小区D栋的时候发现自己家里的灯已经亮了,妻子已经上楼了。说实话看到妻子回家了,无论如何刘国培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关於妻子其实没出轨的念头又出现了,这一切的一切会不会其实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误会的?可是那个手臂狼头纹身的矮个胖子又怎么解释呢?下午妻子又为什么会骗自己说她在家里呢?

  哎!算了不想了,越想越乱,把各种杂七杂八的念头从头脑中剔除,既然妻子回家了那今天就到这吧,说实话刘国培还是感觉挺累的,本来是打算回家给妻子一个大惊喜,然后在家里美美的洗上一个热水澡再痛快的睡一觉!可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与妻子的那个电话给粉碎了,从下午下飞机到现在自己就没有真正的休息过一分钟,都是在不断的猜想与揪心中度过的。

  刚准备离开雅苑小区回酒店睡觉的刘国培被不远处一个白色身影吸引了,那是妻子停在自家楼下的Z4跑车!旁边是自己的那辆保时捷卡宴,但是现在刘国培的目光都被妻子的那辆车吸引了,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既然在家里的花盆里被自己发现了一个烟蒂,那妻子的车里会不会也留下什么线索呢?刚好自己以前经常跟妻子换车开,所以有妻子Z4的钥匙,当然妻子也有他那辆卡宴的钥匙。

  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刘国培走向了妻子的Z4跑车,从这辆车就可以看出妻子有多细心了。车子被妻子保养的跟一辆新车没有什么区别。

  拿出钥匙打开了车门,就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刘国培闻到空气中瀰漫着妻子身上特有味道,这种味道不是单纯的香水味,而是香水与妻子的体香混合而成的,这是一种让自己沉醉其中的味道,刘国培相信这是一种天底下觉得没人能抵禦得了的味道。嗯?等等,这是什么味道?刘国培突然发现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道。妻子难道喝酒了??为了闻的更清楚些,刘国培进入到了车子中去。
  坐在车座上,刘国培已经可以确定了,车上确实有一股酒精的味道。这基本可以肯定妻子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可是在自己内心中的那个妻子是不可能喝这么多酒的。

  在自己印象中妻子只会在大节日比如说元旦、春节或者自己与妻子的结婚纪念日才喝上那么一杯酒,绝对不可能会喝这么多酒,以至於人都走不在车里这么久了,车里还有一股酒精的味道。

  今天真是让自己无比震惊的一天,先是妻子在电话里欺骗自己说在家里,接着自己又在卧室的阳台角落的一个花盆里发现抽完的烟蒂,最后又在妻子开的车里闻到了一股酒精的味道。难道说妻子已经从一个厌恶吸烟、不爱喝酒的人转变成这样了一个人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一切从一个美好的状态变成这样,仅仅只用了20天?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妻子会从一个原本在自己心中无比纯洁名牌大学毕业的完美女神形象变成一个跟陌生男子甚至还可能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人在家里一起住了一晚上?花盆里的高级烟蒂以及Z4跑车里的酒精味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妻子可能堕落了。甚至可能已经出轨了。
  带着沉重的脚步,刘国培离开了雅苑小区,回到了下午自己已经开好房的酒店。回到酒店后刘国培径直进了浴室,把喷头的水开到最大,刘国培并没有用热水,现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源源不断的凉水从喷头中涌出,彷彿一条条水龙吐着嗜血的舌头扑啸过来要将刘国培给吞没。

  在浴室中呆了30多分钟,刘国培开始平静下来,擦乾身体躺到了酒店柔乱的床上,不得不说这家酒店的床真的不错,又大又舒服,让人一躺下就不想起来了。刘国培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是直接去质问妻子自己今天所发现的一切?还是忍气吞声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思考了一会儿刘国培就排除了第一个选择,因为暂且不说妻子有没有欺骗自己,就算是欺骗了自己,那又能说明什么呢?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妻子出轨了,自己今天房间发现的烟蒂、Z4跑车里的酒精味这些都不能真正意义上的说明什么。甚至是保安说的看到妻子跟纹身矮个胖子在一起,这也都是没有直接证据来证明的。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自己就仅仅发现了妻子今天欺骗了自己并不能说明妻子到底有没有外遇其他的。

  从各方面考虑来看,刘国培还是觉得先不跟妻子对质自己今天发现的一切,自己也先不要告诉她自己回上海来了。先暗中观察跟踪妻子几天,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第九章:跟踪妻子

  清晨,一丝丝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跑了进来,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不仅照亮了房间,也将进入睡眠不久的刘国培唤醒。

  被阳光晃醒的刘国培看了看手錶,7点钟了,哎!昨天晚上自己基本上就没睡着一直在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到了快5点的时候才慢慢睡了。

  虽然昨天晚上睡眠不好让自己感觉浑身浑浑噩噩地,全身乏力。但是刘国培还是起来走向了洗漱间,因为自己今天还要去跟踪一下妻子,看看妻子每天都去了什么地方,希望从中发现妻子为什么欺骗自己的原因。同时刘国培心中还希望能瞭解到那个神秘的狼头纹身胖子到底是谁?跟妻子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小区保安看到了他跟妻子在自己家里呆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洗漱完吃完早点刘国培快速赶到了雅苑小区D栋的楼下,坐在楼下不远处的一张石凳上,因为这里是妻子上班不需要经过的地方,但是又能看到妻子开车出去,所以应该不会给发现的。已经8点多了,今天周一,妻子要去公司上班的,刘国培知道妻子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的标准时间,而自己家里离妻子公司也不是很远,所以妻子每次都是8点20左右从家里出发。刘国培坐在石凳上耐心的等着。

  终於在8点18分的时候妻子下楼了,说实话尽管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是刘国培在看到妻子下楼的一瞬间还是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只见妻子穿了上身穿了一件粉紫色的圆领长袖,长袖上带着一个荷花边的修身环带,恰到好处包裹住了妻子那浑圆、挺翘的胸部,让人看了不禁遐想万分,再搭配上一条同样是粉紫色的chanel天鹅绒齐膝群,深藏其中的美丽翘臀彷彿正一耸一耸的冲劲着刘国培早已燥热的心脏,一双黑色的pinky高跟鞋,更是让妻子整个腿显得修长无比,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挽在肩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人心弦的光芒,白里透红的脸蛋俊目流眄,樱唇含笑,好似一个仙女流落人间!当真是魅力无穷!!

  妻子出了楼道后径直走向了自己的Z4跑车,刘国培立刻快步向小区门口跑去,自己必须在妻子的车离开雅苑小区前面找一辆车,不然等妻子开车离开后自己还怎么跟踪,自己的那辆保时捷卡宴是肯定不能用的。来到小区门口,刘国培在街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你好,请问你去哪啊?」出租车司机问道。

  刘国培现在正在想自己的跟踪计划,如何才能不让妻子发现,所以没听到司机问话。

  「喂!朋友你去哪啊?说话啊!」

  「额,你就先停在这,等下告诉你,放心,不会少给你钱的」刘国培这才发现司机在问自己,又怕司机担心浪费时间不愿意等所以又加了后面一句。

  「嘿嘿……哥们冲你这句话,你放心只要等的时间不长,我不会多要你钱的,我不是那样的人。」被刘国培看穿心里想法的司机红着脸说道。

  刘国培心思不在这所以也就没搭理他,而是静静的等着妻子的Z4车出来。
  两分钟后白色的Z4跑车驶出了雅苑小区,朝南行去。

  「师傅,跟上前面那辆白色的宝马Z4跑车!快!」刘国培在妻子的车驶出去一段距离后立刻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跟踪?你……你是警察……还是……?」司机迟疑了一下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你就跟上就可以,我一分钱不会亏待你!我也不是什么坏人,那辆车里的人是我老婆!」刘国培前面的话语气还行,后面越说越生气,基本是吼出来的!没办法任何一个人叫别人带自己去跟踪自己的老婆都会不高兴的,因为谁也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哦……好……我这就跟上去。」似乎是被刘国培的语气吓到了,司机立马跟了上去。

  「兄弟,我看你年纪挺轻的,你跟你妻子是不是发生什么矛盾了,额,我就随便问问,你要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司机似乎猜到了什么,在跟踪的过程中试探性的问道。

  「呵呵,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他妈的到现在还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刘国培大声说道。

  「你消消气,不要这么火大,你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是你妻子……那什么了……?」司机似乎猜到了什么,再次小声问道。

  也难怪他能猜到,就自己现在这副神情估计只要是个人都能猜到。所以刘国培也就懒得去解释了。见刘国培不答话,司机也就乾笑一声,然后专注的开起车来,不再说了。

  妻子的车进入了她们的公司,刘国培给了200块钱给司机也下车了,妻子去了公司,刘国培不能进去,就找了家茶楼坐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现,妻子早上很正常的去上了班,下午又很正常的回到了家中,自己是全程跟踪的,一点疑点都没有。
  接下来的两天,刘国培同样是每天是早上8点左右就开始在雅苑小区D栋开始跟踪自己的妻子,一直到妻子下班回家才结束,可是让自己奇怪的是,接连跟了妻子3天的刘国培什么都没有发现,妻子一直是很正常的去上班下班,甚至晚上都没出过门。

  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刘国培已经非常的疲惫了,虽然这几天的跟踪非常的累,但是刘国培心中确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几天的跟踪让刘国培心中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妻子可能真的是纯洁的,可能是自己误会他了,想到这刘国培高兴了起来,准备痛痛快快的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洗完澡的刘国培坐在房间里用酒店的电脑上起了网来。网上自己的qq好友里妻子的头像是一个灰色的头像,妻子不在线,这很正常,妻子一般很少上qq的。看到妻子不在线刘国培就到处逛起了网页来。

  在看着新闻的刘国培突然发现桌面右下角出现了一个qq的消息提示。
  第十章:网络上的揭露信

  点开一看原来是自己以前加的一个叫『揭露者统一战线』的qq群,这是一个由一群被社会上的腐败贪官以及黑色势力迫害过的人所组建的一个专门揭露者些黑幕的qq群,据说里面还有一些市政府高官派遣的人隐藏在里面,就是为了收集各种情报从而揪出那些贪官污吏,打击黑色势力。

  自己以前也是因为公司一个工程被贪官勾结当时一个叫龙虎帮的黑社会强行抢走,让自己损失惨重,自己在上诉的同时也在到处寻求其他途径解决,后来在别人的推荐下加入了这个群,但是自己是不太相信这个qq群能帮自己解决问题的,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就在群里把自己遭遇说了,然后说来也奇怪就在自己在这个群里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几次的情况下,没过几天工程就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告诉自己工程能解决肯定跟这个qq群有关。所以当桌面右下角的消息响起的时候刘国培就本能的点开来看了一下,原来是里面一个叫活死人的人发的揭露信息,原文是:本人是在东城区的一个工程师,现在举报东城区的香兰街有一个叫『青狼帮』的黑社会团伙藉着开酒吧与夜总会的幌子敲诈勒索、强奸、逼良为娼、卖淫贩毒无恶不作,只要是去了他们夜总会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孩,被看上了就被下药强奸,然后再逼良为娼,逼她们下海卖淫,同时存在大量的吸毒现象。希望有关部门看到后能採取措施,想要证据的话,只要能证明你是国家政府人员,我愿意实名举报,我也会把自己的证据给你们。

  看到这个消息刘国培只是笑了笑没去理会,因为刘国培相信这是个假消息!现在是法制社会怎么可能会存在这个活死人说的这种事呢,说这个社会有贪官污吏有黑社会这自己相信,说在中海有卖淫、贩毒、强奸存在自己也相信,但是要说敢在中海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霸佔一个区域然后看上一个姿色好的就下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在当今社会如果有人敢这样那岂不是乱套了,法制社会不太可能有这样的事,就算是卖淫、贩毒、强奸这样的都是极少极少的。绝对没有这个叫活死人说的这么猖獗!说不定这个叫活死人的就是一个开酒吧的,然后为了破坏香兰街的生意,故意诽谤中伤这个地方,这种伎俩在商场上是很常见的,所以刘国培没把这个放在心上,然而刘国培没想到的是『香兰街』跟『青狼帮』最后会成为自己的噩梦。

  关掉了电脑,刘国培就去睡觉了,躺在床上的刘国培睡的很安静,因为这几天的调查都说明妻子生活很正常,晚上就没出过门,都是家里公司两点一线,除了其中去父母家看过几次佳佳,因为妻子要上班,自己又出差所以佳佳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父母家的,除了妻子放假的时候会接回来住。

  刘国培同时还决定了明天就告诉妻子自己合同签下来了,可以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刘国培就拨通了妻子的电话,「梓昕,在干嘛呢,起床了吗?」刘国培温柔的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妻子惺忪的声音「啊……老公是你呀,这么早呢……我刚打算起来,你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嗯,合同已经签下了,我今天就能回去了。」刘国培听到妻子刚睡醒的那种娇柔的声音,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幅妻子正穿着睡衣,坐在床头,头发斜散在肩头,胸口那对玉乳若隐若现,睡眼朦胧的跟自己打电话的画面。想到这刘国培下面立马有了反应,肉棒弟胀的老大,有一种要胀破内窥,破牢而出的感觉。
  「真的吗!太好了,那你几点的飞机,我去机场接你。」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激动而又高兴的声音。听的出来妻子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自己回来,刘国培顿时感觉愧对妻子了,她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还怀疑她。

  「别,你不用来接我了,你还要上班呢,我估计我中午能到吧,到时候我在家里等你就好了。」刘国培不想让妻子为了自己耽误她的工作,这是他一贯的原则。

  「那好吧,那你可要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哦!我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和清蒸鱼。」电话那头的妻子知道刘国培的性格所以也就只能同意了。
  跟妻子通完电话后刘国培就在酒店的餐厅悠闲的吃起了早饭,准备吃完早饭到处逛一下,等下估摸着时间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第十一章:与妻子的温存

  对於现在一个心想回家的刘国培来说时间真是一分钟就跟一个小时一样长,再次低头看了下自己手腕上的劳力士手錶,连刘国培都记不清这是自己一个上午里第几次低头看手錶了,总算快1点了,自己这个时间回去刚好。

  在酒店前台退掉自己的房间后,刘国培径直地提着行李来到了雅苑小区,来到D栋的楼下刘国培的目光又被花坛旁边停车位上的白色身影吸引了,妻子的Z4跑车?妻子不是在上班吗?怎么车子在这?难道妻子今天早上听自己说中午回来就没去上班?算了,不想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上去就知道了,刘国培向楼道口走去。

  来到6楼自己家门口,刘国培因为看到妻子的车在楼下,所以并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而是按了一下门铃,「吱——」门从里面打开了,从门后面露出了妻子那张精緻而又动人的脸。

  「老公!你回来了。」刘国培还没来得及仔细的品味妻子的脸,就见妻子朝自己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刘国培也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妻子柔软的身子,在怀中感受着妻子那让自己沉醉的心跳,一下一下触动着自己的心弦,呼吸着妻子身上特有的体香,用下巴轻轻摩擦着妻子那柔顺的青丝。此时此刻刘国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将这几天的不愉快都抛到九霄云外。

  是的,自己何苦劳心废力的去求证那些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呢,或许是真的又或许是假的,管他呢!让这一些都随它去吧,真真假假自己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的,至少现在!至少此刻自己就是最幸福的!

  「呜……呜呜……呜呜呜。」突然怀里传来妻子断断续续的哭声,刘国培低头一看,只见妻子梓昕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了,晶莹剔透的泪珠挂满了白里透红的脸庞,眼睛红通通的,让任何人看了都心生怜惜,想要紧紧抱住她来安慰她哭泣的心。

  「梓昕,怎么哭了,难道我回来了你不开心吗?」用手捧着妻子那让人怜爱的脸蛋,刘国培开玩笑的安慰道。

  「讨厌!还……呜……还……不是因为你……呜呜……出差……那么久……呜呜……国培……呜我想你了……!」妻子抽泣的说道,说完这句话妻子的脸已经变的通红了,为了掩饰自己,妻子又把那可爱的小脑袋埋进了自己的怀里,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妻子还是像个小姑娘一样的害羞。

  「哎!梓昕我也想你……这段时间苦了你了,放心这次合同已经签完了,我可以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一定好好的陪你!别哭了,好吗,你哭的我心都碎了,乖,我以后再也不出差了。」刘国培不断用手摩挲着妻子光滑的背部,轻声安慰道。

  「嗯,这次就原谅你啦!以后你可不能再这样把我跟佳佳丢在家里了,要出差就带我们一块去。」妻子在自己怀里轻轻的说道,但是头依然埋在自己的怀里。
  看着妻子在自己怀里不断撒娇扭着身体不愿意离开,感受着妻子身体的轻轻蠕动,刘国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怀里那两团柔软的双峰一耸一耸的挑逗着自己,一股热流从腹部涌上自己的全身,刘国培再也忍受不了拦腰抱起妻子向卧室走去。
  妻子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绿格子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被自己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却没有露出内衣的边,整个人显的很丰满,不像有的女人,露出大半个胸部还看不见,妻子一般都喜欢带那种半杯的内衣,很薄的、没有垫层的那种。下身穿了一件水磨石兰的牛仔裙,刚好到膝盖的,没有穿丝袜,一双白生生的腿裸露着,两只透明的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

  刘国培的手在往上卷着妻子的裙子,可是牛仔裙很紧,卷不上来,刘国培显地很着急,不断的扯着裙子,可以越扯越脱不下来,正急的上头的时候,突然妻子推开自己,手伸到裙子后面,原来后面有一个拉链。拉开拉链,刘国培把妻子的裙子拉到了脚下,虽然已经结婚5年了,但是刘国培每次看到妻子的身体都会有一种好似初恋时的冲动,妻子在下面紧紧贴着自己,不断扭动着她那娇柔的身子,刘国培实在受不了了,他解开了裤子……

  第十二章:神秘的电话

  一番云雨过后,躺在床上的刘国培不断的用手摩挲这妻子在自己怀里的光滑身躯,时不时的用手撩拨着妻子胸前那一对洁白挺拔的山峰,逗的妻子不是发出一阵娇嗔。

  「梓昕,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吗?怎么没去呀?」刘国培轻声的问道。

  「都怪你,哼!出差那么久,今天才回来,还得人家在公司上班都没心情,就请假回来等你了,我要在你回家的第一时间就见到你!」妻子任性的说道。
  虽然已猜到妻子向公司请假了,但是从妻子的口中听到这番话,刘国培心中无比的感动,抱着妻子的双手紧了一紧,刘国培现在为自己对妻子的不信任感到无地自容,妻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居然还怀疑她,自己真不是人,在心中刘国培不断的责怪着自己,同时又再一次的发誓自己要一辈子对妻子好,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都要让妻子永远幸福!!

  跟妻子缠绵了一个下午的刘国培感觉浑身疲惫,充充地洗了一个热水澡便一个人躺在躺在床上睡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妻子还像不怎么累,洗了个澡又在收拾起家里的卫生,还是女人厉害,自己跟妻子做了这么多次累地已经不行了,妻子就只在刚结束的那段时间浑身乏力,休息了一下就没事了,刘国培在心中自嘲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刘国培浑身舒爽,心里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前段时间本来跟泰盈集团的合同就让自己费尽了心思,后面又因为对妻子的猜疑就更加让自己心神疲惫,而今天跟妻子的见面让自己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刘国培通过今天妻子的表现坚信妻子是特别爱自己的,自己完全应该相信妻子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想通这些后刘国培很快便进入了睡眠当中。

  「啊,已经5点了」睡醒之后的刘国培起床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劳力士手錶. 都5点了。妻子在干嘛呢,刘国培走出卧室喊了几声妻子的名字,可是没人回答。嗯,妻子哪去了?难道出门了吗?就在刘国培感到疑惑的时候从书房的方向传来了妻子的声音,但是声音很小有点听不清楚,刘国培朝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从外面可以清晰的感觉出妻子压低了声音说话,所以自己在外面基本上听不清楚里面人说话,尝试性的推了一下门后刘国培发现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从房间外刘国培断断续续地听到『找伊一去』、『今天不可能』、『回来了』这几个单词。

  妻子在跟谁通话呢,还用躲在书房里压低声音说?妻子说的伊一刘国培是认识的,一个长的很漂亮的乐观女孩,跟妻子是两种不同的美,一个是乐观爽朗,一个是温柔善良。她是妻子的闺蜜,两个人关系特别好,大学的时候两人就是认识了,也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不过她是做主持的而且在中海市小有名气,妻子是在一家叫联盛的世界500强投资公司上班,两人毕业后同时回到了中海市发展,所以关系比在大学的时候还要好,妻子也经常在自己面前提起张伊一,有时候自己还会故意开玩笑的说妻子跟张伊一的关系比跟自己都要好。

  既然妻子这个电话跟张伊一有关,再加上刘国培现在对妻子是无比的信任加上愧疚的,所以压根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只是简单的认为这是她们女儿之间的秘密,自己不方便听,所以妻子才会在书房打的,既然妻子不愿意告诉自己,那就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刘国培也不想去参与,毕竟每个人都有属於自己的秘密和空间,夫妻之间也不例外。

  想通了这点后,刘国培走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而没有去打扰妻子。

  书房门『吱——』的一声打开了,妻子从曼妙的身躯出里面走了出来。
  「老公,你……你醒了!」然后就传来了妻子略带慌张的声音,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让自己发现了一样。

  「额,我就刚刚醒来,见你不在还以为你出去了呢,没想到你在书房啊。」刘国培并不想让妻子发现自己无意中偷听到了她接电话这件事情。

  「额,怕你回来在家里要忙公司的事得用书房,所以我刚才在书房里面打扫了一下,几天没收拾了挺髒的。」妻子急忙的回答到,面色变的有点紧张,脸蛋也变成了粉红色,显得很动人。

  「不早了,我去给你做饭,你一定饿了吧。」不等自己接话,妻子又匆忙的说道,然后就快步的向厨房走去,好像怕自己问她刚才到底在干嘛一样。

  「别,梓昕,我们不在家里吃了,去妈那里吃吧,反正现在也不是很晚才5点,顺便我们今天可以把佳佳接回来住,小傢伙肯定在那呆烦了想回家了,而且我也很久没去看两位老人了。」刘国培拦住妻子对她说道。

  「那好吧,那我去收拾下再换件衣服我们就出发,佳佳昨天还在电话里跟我说想爸爸了,要回家了。」妻子听说去接自己宝贝女儿回来也很高兴,转身就向卧室走去。
<
评论加载中..